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互动参与 > 休宁论坛 >

我的外婆

人阅读 0人回复
信息中心 楼主

发表于 2018/5/16 9:05:40 楼主#

外婆在我调到外地工作的那年去世,享年九十四岁。每次去舅舅家看到挂在墙上的外婆画像,外婆的那慈祥的音容笑貌就会浮现在眼前。眼前的外婆慈眉善目,蜜枣般的皱纹,瘪瘦的嘴唇遮不住牙口,穿着有点洗的发白的对襟蓝布上衣,黑色的大裆裤,一双小脚露出一点小半圆的驼脚背,颤悠悠的从厨房中走出来,外公坐在那雕着图案的铄木背椅上,端着蓝边花碗喝着酒……

小的时候,唯一通往外婆家的马路,因维护不好,坑坑洼洼,填填补补后,锋利的碎石散落在路面,走路都烙脚,母亲每次带我去外婆家需要步行一个多小时。

外婆家的村庄不大,紧靠马路的外侧,二十来户人家,邻里和谐。房子坐南朝北,门口有六棵郁郁葱葱的万年青和两条两米长的青石分列两旁。门口的右边是橘子树,左边的是梨树。穿过十多米长的绿荫,有六、七步麻石石阶,拾阶而上,顺着土石相间的便道,就可以通往晒谷场、队屋、竹园、田野、河滩,是我和表兄弟姐妹们一起玩耍的游乐场。外婆每次找我们吃晚饭,就从晒谷场开始往下找。有时候,听到外婆的呼唤,我们会故意躲在稻草堆后,待外婆去下一个游乐场时,我们迅速的跑回家去嬉闹。等外婆缓过神来,也会手捡根细细的小竹枝,从那石阶上喊着:你们这班死囝,叫也不答应,看我不打你们罗。我们则从后门一溜烟的散去,外婆那小脚根本追不上。到了晚上,外婆拿着热毛巾为我擦脸,轻掴着我的小鼻梁说:“囝啊,今天躲哪里去了?外婆叫你,你都不作声,下次不作声,我就搭信给你妈来接你回去!”“玩的时候,不要跑到马路上、水深的河边,马路上有外地人抓小孩去买,深水里有水鬼拉小孩的!”昏黄的煤油灯下,外婆那似怒非怒的说着,我懵懵懂懂的点头答应着,其实心里是怕外婆真的会告诉母亲来接我回家,不让我在外婆家玩。

天蒙蒙亮时,外婆就起来烧饭,打扫卫生,放鸭、喂鸡、喂猪,去小河渠捣洗衣服。早饭后洗了锅碗瓢盆,换了黑布围裙,挎着竹篮,担起粪桶,晃悠悠的去菜园除草、种菜,日复一日,季复一季,感觉外婆永远有做不完的饭、洗不完的衣服、锄不完的菜园,外公酒瓶里的酒也永远喝不干。

外婆基本一个人在厨房里吃,后来,外婆也慢慢被拉到堂前饭桌上吃饭,外婆吃饭时只坐在长凳的一小端,整个身体占位不超过桌一边的三分之一,夹菜时只夹自己面前的,绝不会将筷子伸到对面去夹,等悄无声息的吃完后,碗里不剩半粒米饭和一点菜叶梆子。外婆生于二十年代初,裹小脚、吃饭的礼教是受几千年来封建思想的身心迫害和束缚!

虽然子女们都孝顺,可外婆还是在舅舅们全部成家立业后,和外公两人独立过日子,其中的原因是她后来说过:只有她才能忍受外公的火爆脾气。这就是我的外婆,一个不识半字却通晓大礼的外婆。直到脾气暴躁的外公终于把酒喝完了,留下外婆一个人生活。外婆在世的最后半年里,不小心摔断了大腿骨,行动不便,几乎躺在床上或椅子上,但头脑很清晰,每个人去看望她,她都会叫起名字,露出慈祥的笑容,聊些家常话。

未曾记忆外婆是在哪一时刻,头发失掉光泽,双颊凹陷,嶙峋的双手布满了点点黑斑,手指弯曲成型再也伸不直,对滚烫的开水也已麻木。但我心里知道,外婆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磨难,拉扯子女长大,倾尽了她一生的精华。外婆忍声吞气了外公大半辈子,大家都玩笑的说,外婆和外公的坟墓不要建在一起,让她在那边清静些,但她生前说要把她埋在外公坟墓旁边,我们后人不敢违背。外婆去世的时候是在深秋,出殡的那天,秋雁盘飞,天高云淡,千山尽染,秋风吹过,枫叶垂落,洒满外婆的坟前。天堂里,外婆再也不用裹脚!天堂里,外婆的笑容会更加慈祥!

(休宁农商银行  俞国强)

休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县委、县政府信息中心 承办
网站标识码:3410220027  联系方式:0559-7512024  皖ICP备05004062号